您现在的位置:菲律宾九州天下 > 电视剧台词 > 比阿信更不幸

比阿信更不幸

2018-10-31 13:03

  我和我家12岁的小朋友去看电影《阿信》。因为在看到报纸上的公演广告之后,小朋友就主动提出说她想看这部电影。这当然正中我的下怀:在我的少女时代,电视剧《阿信》武士道般的隐忍和坚韧,给我留下了深化的形象,令我一度希望自己的未来也将具有阿信般不平的人生。用当下的中文流行语来说,《阿信》浑身上下洋溢着必定的正能量。我当然希望这份正能量可以穿越时空,在我12岁的女儿、最心爱的小朋友的心里生根,令她成为二十一世纪另一个熠熠生辉的阿信。

最新翻拍的电影《阿信》首要叙说了阿信的幼年时代。电影使用了几组重复出现的镜头,来侧重两个主题:

第一个主题是反战。第二个主题,则是面对困苦的坚忍,以及拼命活下去的精力。

从对以前的物质赤贫的侧重,折射出的是对当今物质社会的反思。在物质过剩的时代,年轻一代的日本人失去了以前拼着命也要好好活下去的精力。在朝日新闻对《阿信》原作者、88岁的女作家桥田寿贺子的采访中,也特别提到这一点。

桥田寿贺子认为:跟阿信那个时代比较,现在的孩子物质丰盛,日子得太好,而以前的人历经苦难,吃苦耐劳。希望这样的忍耐之心,也能在现在的孩子身上生根。

我将桥田寿贺子这段话,念给12岁的小朋友听。但小朋友却有不同的定见。这个12岁的孩子,她支持电影里的反战思想,也认为面对困境决不逃避的阿信非常了不起,但却不认为现在的孩子,就必定比以前的阿信们更加夸姣,并因此短少忍耐精力。

小朋友说:为什么大人们总说我们现在比他们小时分夸姣呢?他们不是我们,怎样就知道我们现在就必定比他们过得好?难道就因为我们能吃饱饭,所以就比以前的他们夸姣了?他们小时分有考试吗?他们那时分有现在的空气污染吗?现在核污染这么严峻,还不知道什么时分不小心喝了污染水就掉头发呢

小朋友说这话的时分,显得有些愤慨,小脸都涨红了。我只好安慰她:是啊是啊!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不同的艰苦,以前的小孩子的艰苦是吃不饱,而现在的小孩子的艰苦是吃得太饱,因此压力很重,精力担负也很严峻

听我这么说,小朋友忍不住笑了起来。而实际上,虽然我的答复有些捉弄,但心里却认为小朋友说得不无道理呢。

的确,以前的人,比现在的人简略满足。因为他们一无所有,因此哪怕一小点点的成功,都能收成巨大的成就感,并从这份成就感中收成进一步的动力和自傲。在动力与自傲如同滚雪球一般随从成就感一起成长的过程中,忍耐与顽固的日子精力,也随之一起水到渠成。也因此,过往那些时代的人,他们吃起米饭来都的确要比现代人更香甜些,因为他们简略满足,也简略胸怀感恩,也为此他们反而能从日子的种种不幸之中,寻找到归于自己的走运。

而现在的人,无疑是短少这种因为不幸而孕育出的走运的。小小的成功现已无法影响人们的成就感。这就像一个现已具有百万大钞的人,一元钱的小面额,会很难再成为他的动力相同。除非有比百万大钞更大面额的东西,否则就会难以构成新的影响,发作新的吸引力。

但比百万大钞更大面额的东西,并不是那么简略出现的,它比一元钱出现的频率,远远要少许多许多这无疑构成了现代人、或是现代孩子们的不幸。我们的希望,像是巨人的孩子,现已跟着时代的展开而越长越大,大到这个地球快要装不下,大到假如不其他寻找一个新世界,我们就很快将被这个巨人的孩子给侵吞了。这便是我们的不幸,我们的孩子们的不幸。

所以,我想:小朋友的话,是有道理的。与以前比较,阿信们所承受的是物质赤贫,而现代人、或现代的孩子们,要承受的是精力赤贫。从这一点来说,我们、还有未来的他们,都比阿信更不幸。

  。

  。